主页 > 动态新兴 >「非常上诉」可以被拿来当做加重刑罚的武器吗?

「非常上诉」可以被拿来当做加重刑罚的武器吗?

「非常上诉」可以被拿来当做加重刑罚的武器吗?

上週热门新闻之一就是,性侵累犯林国政前年甫出狱即姦杀14岁叶小妹一案,一、二审法院均判他死刑,最高法院改判无期徒刑定谳,检察总长黄世铭认为最高法院的判决证据取捨不当、量刑失当等违背法令,提起非常上诉,检察总长此举引发相当议论。

另外,2岁男童王昊遭灌毒致死案,主谋刘金龙被最高法院依伤害致死罪判刑30年定谳,检察总长黄世铭认为,刘嫌等人3天内连续6次灌毒具有不确定杀人故意,且犯罪手段相当残忍应处以死刑或无期徒刑,原判决量刑不当、理由矛盾、证据调查未尽,二天前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诉。

先来解释一下何谓非常上诉,非常上诉制度设计目的主要有两个:一是纠正裁判错误、平反冤狱;二是统一法律见解之适用。

而非常上诉仅可用审判违背法令的理由提起,且原则上是为求被告之利益而设计。为什幺说非常上诉是为了被告的利益所设计的呢?因为最高法院收到非常上诉声请之后,如果认为无理由,会判决驳回,这就比较没有争议;但如果认为有理由可以下列处理:

1.将原判决违背法令的部份撤销,但原判决不利于被告的,应就该案件另行判决。

2.诉讼程序违背法令的,撤销相关程序。

3.第1项情形中,如果是误认为无审判权而不受理如普通法院受理案件后,认为应该属于军事法院管辖(但目前已无军事法院),会以无审判权驳回;或是有维持被告审级利益必要,就会把这件案子发到第一审的地方法院或是原来判决确定的法院(如有上诉的话),因为这样才可以让被告接受完整的审级保护,不会说原本第一审确定了,直接发到第二审或第三审,那这个被告在第一审没有就她的犯罪实质辩论过,对他不公平。而以上两种情况,可以将原判决撤销,由原审法院更为审判,但不可谕知较重于原确定判决之刑。

根据上面的说明,我们来看看检察总长的非常上诉书上分别写了哪些有关判刑太轻的部份,在林国政案中,非常上诉书指明:

「二审判决指林国政恐淫行曝光,用力勒颈致叶女舌骨骨折,置叶女于死地,轻贱人命如草芥,非与社会永久隔离不足以实现社会正义,判处林死刑,才符合比例原则。」

「二审认为不判死不足以实现社会正义,并无违反比例原则。」

「判处无期徒刑更违反比例原则,而有量刑失当的违误。」

「改判林为无期徒刑,违反罪与罚的比例原则,量刑失当。」

以上虽然没有明写请求将被告改判死刑,但不可否认地,是相当着重在说明最高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属罪刑失当。

而刘金龙一案中,非常上诉理由则指出:

「显然是从最低刑度开始量刑,有量刑失当的违法。」

「确定判决于量刑上应选科较重的死刑或无期徒刑,才符合罪刑相当原则。」

检察总长并表示,刘金龙等人对社会造成重大危害,迄今未赔偿被害人家属,应处以死刑或无期徒刑才符合比例、罪刑相当原则。

本文并非认为最高法院的判决正确,例如于林国政案中不採长庚医院的鉴定报告,而採不具精神医学背景的观护人所作报告;于刘金龙案中最高法院认为短短3天内密集6次餵毒给年幼的王昊无预见死亡的发生,但又判决结果加重犯,而所谓结果加重犯依刑法 第十七条" href="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00001&FLNO=17">§17的规定,却是以「结果发生的预见可能性」为重点,最高法院竟然判决刘金龙是伤害致死,在在都有可议之处。

而且,依现行制度,最高法院自为判决后,通常是非常难以救济的,为避免突袭也顾及原、被告(或检、辩)的审级利益,本文认为除非特殊情况(例如有刑事妥速审判法适用的情形)最高法院应尽量避免自为判决才是。

不过,无论最高检察署对最高法院作如何的批判,例如就最高法院在97年对非常上诉所为补充决议(注1),限定非常上诉仅限对被告有利,提出强烈批评,认为那是「违法决议」,并指非常上诉应是无任何限制;但依现行的刑事诉讼法,即便没有最高法院的那个补充决议,提起非常上诉显然也没有办法达到最高检察署「提高对被告刑罚」的诉求。(不利被告的才能改判,也就是有利被告的不能改判;还有不能判较重的刑罚)

因此,真令人怀疑最高检察署这样大张旗鼓的目的到底何在,是在对最高法院施压?还是为了拉抬政府低迷的声望?如果最高检察署认为目前的立法不当,麻烦请积极推动修法吧。

注1:最高法院 97 年度第 4 次刑事庭会议的决议一如下:非常上诉,乃对于审判违背法令之确定判决所设之非常救济程序,以统一法令之适用为主要目的。必原判决不利于被告,经另行判决;或撤销后由原审法院更为审判者,其效力始及于被告。此与通常上诉程序旨在纠正错误之违法判决,使臻合法妥适,其目的係针对个案为救济者不同。两者之间,应有明确之区隔。

刑事诉讼法 第四百四十一条" href="http://law.moj.gov.tw/LawClass/LawSingle.aspx?Pcode=C0010001&FLNO=441">§441对于非常上诉係採便宜主义,规定「得」提起,非「应」提起。故是否提起,自应依据非常上诉制度之本旨,衡酌人权之保障、判决违法之情形及诉讼制度之功能等因素,而为正当合理之考量。除与统一适用法令有关;或该判决不利于被告,非予救济,不足以保障人权者外,倘原判决尚非不利于被告,且不涉及统一适用法令;或纵属不利于被告,但另有其他救济之道,并无碍于被告之利益者,即无提起非常上诉之必要性。亦即,纵有在通常程序得上诉于第三审之判决违背法令情形,并非均得提起非常上诉。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