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动态新兴 >地震来临时,在一楼教室的你应该先逃?还是就地躲藏?

地震来临时,在一楼教室的你应该先逃?还是就地躲藏?

这是一件非常严肃而且严重的事情。

这两天到台北参加「行政院灾害防救应用科技方案100年到103年的总成果发表会」,4/14第一天下午我参与了跟地震灾害应变较相关组别的分组研讨。

为什幺选地震?因为自己这两、三年来兼任教育部南区防灾教育辅导团的委员,在到很多间学校访谈或演讲之后,发现校方对于学童在校遭遇地震的第一时间应变作为,似乎接受到了一些矛盾的讯息…,有些学校觉得无所适从,对于防灾教育政策来讲,我认为这是非常严肃而且严重的事情!

什幺样矛盾的讯息?

这个矛盾的讯息,在这场研讨会中,还是浮现了。

以下分别是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与教育部的简报,大家可以先自己比较、分析看看。

一、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的简报

地震来临时,在一楼教室的你应该先逃?还是就地躲藏?

二、教育部的简报

地震来临时,在一楼教室的你应该先逃?还是就地躲藏?

一楼教室的师生到底应该立即疏散?还是就地避难?

矛盾之处在于,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跟教育部都有提到校园发生地震时的应变与避难作为,但有一个部分看法彼此是相反的!

也就是在接收到地震预警讯息后,一楼教室的师生到底应该怎幺做?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认为应该「立即疏散(赶快跑出教室)」,而教育部认为应该「就地避难(躲桌下掩蔽)」。

而这个矛盾我之所以认为是严肃、严重的原因是:虽然教育部是各级学校的最高政策督导单位,但各级学校所建置地震预警系统的科技、安装,是由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建置,甚至办理系统说明会,请问,如果你是校方,你该相信教育部政府官员还是科学家的说法?

恩,似乎很难抉择,矛盾就这幺产生了。

What can I do?

各单位成果简报结束后,主持人台湾大学蔡克铨教授宣布进行综合讨论与提问,虽然各单位来的都是比我大好几阶的主管长官、还有很多科研单位的重要研究专家,但我总觉得在这个研讨会场,总还能做点什幺?

于是,我率先举手了!

我开头提到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跟教育部彼此见解的矛盾后,先下了我的结论:「不管怎幺样,地震预警响起,第一件事情应该先就地避难,我认为教育部的做法才是正确的。」

我接着解释,地震预警系统的最大功用,是让接获警讯的人(地震已经发生,但破坏性震波尚未到达前,预先通报,搭配广播系统、跑马灯等传播工具,即时通知师生地震相关资讯,以利採取正确的应变措施,降低可能造成的灾害损失)有较充足的时间採取「最佳」、「最安全」的防护作为。

所有人在接收到地震预警讯息或未接获预警讯息但感觉地震开始摇晃时,只要是在「室内」,无论是在高楼、一楼,均应立刻就地避难。尤其是往往教室被安排在一楼的低年级学生,第一步,应该就地避难(躲桌下掩蔽)。

为什幺不该立即跑出教室?

说完结论后,我发现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跟教育部的人们转过头来看我。我接着分析之前单信瑜老师曾跟我聊过的观点。

第一个情况:如果地震发生离学校很近

如果地震发生在距离学校较近,预警时间极短、甚至于没有预警时间,且震度可能会远较同样规模但震央在远方来得大的状况下,立刻就地避难,身旁有桌子就躲到桌下,身旁没桌子可远离玻璃、吊挂物并找物品保护自己头颈部,保护自己的安全,这是最佳的选择。

我们平常演练的时候,建筑物并不会晃动、学生们怎幺走都不会跌倒,而且这张照片我们只看到成功离开教室的样子,完全忽略了在教室这几秒最危急的阶段!

如果学校的训练是要一楼的学生在听到预警时就要往室外冲,可能不到5秒(以附近的断层发生地震来看)的时间内,在课桌椅林立的教室空间,只有两个出口的情况之下,你能怎能不经强烈的碰撞推挤、安全地逃到室外?

这不是学生对演练熟悉不熟悉的问题,而是这幺短的时间之内根本不可能!

这5、6秒是绝对逃不出教室的!

5、6秒后,地震的破坏波抵达,在强烈摇晃下,学生连站也站不稳,走也走不稳,且整栋建筑物都在晃动,附属建物和设备,包括天花板、投影机、电视、电扇、书柜、教师桌上的电脑、走廊上的饮水机、冷气主机、玻璃等都极可能在这时候陆续掉落或损毁,极易造成学生伤害。且低年级学生体力与应变能力较差,恐无法适当警觉和自我保护。

相对地,学校的建筑物在九二一之后经过耐震评估与补强,最老、耐震力最差、最易倒塌的的老旧建筑物,大概都已经拆除重建或做低密度使用。其他经过补强的建筑物和新建的校舍,基本上其梁柱系统的强度应该足以不会让整个楼层垮下。

学生如果能在教室中,躲在桌下,稳稳抓住桌脚,对身体的保护远比在惊慌中毫无保护强多了,即使部分物品掉落、天花板部分材料掉落,桌子至少可以提供较佳的保护。远比没有防护或拿书包书本保护头部强许多。

根据很早就开发与推广地震预警系统的日本来说,在2秒钟预警下,也只能提高25%的死伤减轻率。预警时间欲长,死伤减轻率愈低,因为地震震央越远,预警时间就越长,震波到达本地的震度就越小。

第二个情况:如果地震发生离学校较远

换言之,当地震震央越远,震波到达本地的震度就越小,预警时间就越长,此时更不需要急着要学生冲出教室。而是可以更从容地就地避难,趴下、掩蔽、抓紧桌脚,把第一优先要做的防护行为做扎实。

依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举0327南投地震、0602南投地震为例,嘉义市的实测震度分别是四级跟五级,预警时间分别是13秒及12秒,依校舍几无受损的情况来看,学生们根本也不需要立即逃出去!

所以?

「所以,建议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跟教育部应该儘速理清看法,到底怎幺做才能真正保护到我们的学童们,统一政策后,也让学校推动防灾教育的工作上有所依归。」

我关闭桌上麦克风,结束了发言。

我脑海中回想起去年7月到台北听张贤龢学长的演讲,他特别提到了:灾害管理是在解决「人」的问题,而自然科学(工程、科技)与社会科学(行为、习惯)是一体两面,很难独立视之(Hinchliffe, 2000),但彼此的专家却都很容易忽略另外一块!这也是我们现今的问题。

Natural science will in time incorporate into itself the science of man, just as the science of man will incorporate into itself natural science: there will be one science. — Karl Marx

And then?

随后主持人台湾大学蔡克铨教授分别请几个单位提出回应后,并做出与我所提的结论同样的裁示。而在研讨会结束后,国家地震工程研究中心跟教育部一群人开始吵了起来,不是吵啦,是讨论、是讨论。

至于到底结果会怎幺样?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相关推荐